<strong id="dtmmv"></strong>
    <optgroup id="dtmmv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dtmmv"></optgroup>

    <span id="dtmmv"><output id="dtmmv"><b id="dtmmv"></b></output></span>
    <ol id="dtmmv"><output id="dtmmv"></output></ol><optgroup id="dtmmv"><li id="dtmmv"><del id="dtmmv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
          村歌唱出“大情懷”
          鹽湖區首屆村(社區)歌大賽紀實
          來源:運城日報 作者:喬靖鴻 喬沼琿 王 潔 發表時間:2019-08-06 08:30:28

          7月30日晚,市區鹽湖會堂,歷時兩個多月、帶動近萬名農村群眾積極參與的鹽湖區首屆村(社區)歌大賽總決賽正在激情上演——

          場內,來自基層農村的10支合唱隊、近1500名農民群眾演員輪流上臺,個個昂首挺胸,精神抖擻,張大嘴、握緊拳、提腰拿勁,一首首精彩的村歌,講述著新時代農業、農村、農民的新氣象;一曲曲嘹亮的紅歌,抒發了鹽湖兒女愛黨愛國愛家鄉的壯志豪情!臺上,歌甜舞美,好戲連連,精彩不斷;臺下,鼓掌聲、叫好聲,響徹全場……

          場外,彩旗揮舞,歌聲飛揚。候場選手與啦啦隊、圍觀市民們一道,看直播、賽紅歌、拍快閃;30萬網友通過新華網、央視新聞移動網、“鹽湖融媒”等直播平臺實時觀看網絡賽事,點擊量直線飆升,很快突破“100萬+”!

        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喜慶日子,適逢鹽湖區德孝文化實踐活動開展10周年之際,鹽湖區委、區政府舉辦了首屆村(社區)歌大賽,以“謳歌新時代,振興新鄉村”為主題,以歌聲塑形鑄魂,用比賽凝心聚氣,帶動70萬鹽湖兒女共同參與,掀起了一場全員參與、高潮迭起的新時代鄉村振興“大合唱”。

          歌為心聲,鄉音唱出鄉土情

          一首好的村歌,就像一個動人的故事,不僅主題突出、內涵豐富,而且朗朗上口,發人深省。首屆村(社區)歌比賽中,鹽湖區共創作了29首村(社區)歌,每一首歌,都是一個故事,唱出了世世代代鹽湖人永不停歇的奮斗與追求。

          席張鄉王馬村原在中條山北貧瘠的山坡上,交通不便,災害頻發,老百姓生活貧苦。在黨的鄉村振興、脫貧攻堅戰略指引下,鹽湖區認真貫徹黨中央“小康路上一個也不能少”的政策,對王馬村進行了整村搬遷,使王馬村的群眾走出大山、搬出窮窩、拔掉了窮根,建成了美麗宜居的新農村。“我先去了搬遷以前的王馬村,后來又去了王馬新村,感覺村里的變化真是翻天覆地!”《騰飛的王馬》詞作者蘇輝感觸很多,“站在村頭遠眺,能看到流淌的硝湖,巍峨的中條山,一排排房屋整齊劃一,巷道干凈整潔,我在歌曲開頭就寫‘根植在中條黃花峪下,放眼硝湖風景如畫,依山傍水宜居福地,這就是我的新家、美麗的王馬’,但新生活要靠辛勤的勞動去創造,后面又突出了村歌的主題:‘王馬像一匹駿馬,插上了騰飛的翅膀,向新的生活出發。’”

          《美麗鄉村雷家坡》一歌開頭寫到“中條山下銀湖旁,有我可愛的家鄉,美麗的雷家坡無愧全國文明村莊。”為了寫好雷家坡的村歌,詞作者楊方崗7次進村實地采風、體驗生活,看到村里孝老敬老、移風易俗已蔚然成風,連續十多年評選好媳婦、好婆婆、好家庭,傳承德孝文化,他深受感動,深情地寫道:“德孝傳家作風優良,改革創新勇于擔當。雷家坡,坡上坡下新氣象,昂首闊步奔走在小康大道上……”

          上王鄉牛莊是革命老區,早在1935年就成立了中心黨小組,1938年建立牛莊黨支部,村里為國捐軀的烈士達18人,1943年7月,中條山地委在牛莊成立了“稷麓縣抗日民主政府”,素有“河東小延安”之稱。《愛我牛莊》歌中寫道“稷麓烽火在這里燃燒,解放之歌在群山回蕩,青溝紅嶺把奇跡創造……”村歌不僅回憶了牛莊老區的光輝歷史,也描繪了牛莊人現在的追求:“這里的經濟騰飛在發展,這里的變化日新月異,與時俱進,更輝煌!”

          在村歌創作過程中,來自該區基層農村、社區的普通農民、新鄉賢和鄉土藝術家,深入挖掘每個村的優秀文化資源、歷史底蘊以及優勢產業、精神特質,仔細考究,反復修改,精心打磨,數易其稿,創作出了一首首泥土芬芳、特色濃郁的村歌和社區之歌。如《故鄉是白莊》《我家在池南》《家在鹽湖二十里東》《美麗社區我的家》,等等,每首歌,都特色明顯,個性十足,既飽含了農民群眾對祖祖輩輩生于斯、長于斯的家鄉厚愛之情,又抒發了走進新時代、建設新家園的壯志豪情。

          用心用情,你唱我唱大家唱

          從參加預賽的24支隊伍,到最后決賽時的10個合唱隊,每個隊都在120人以上,“主力隊員”全部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他們中,有父子,有母女,有婆媳,有妯娌,還有一家三口和祖孫三代。從排練到比賽,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,靠什么力量,使這些農民“明星隊”,把一首首村歌、一曲曲紅歌唱得感人至深、氣勢如虹?

          “天上數玉皇,地下數西王”,金井鄉西王村是遠近聞名的大村子,雖說近段時間村里的青壯年都忙著賣桃,但是在村“兩委”班子成員的帶動下,報名人數很快達到了160多人,最終選定120人參與演出,其中年紀最大的72歲,最小的僅有8歲。不惑之年的王習康吹啦彈唱樣樣精通,是西王村的能人,在城里開了家規模較大的婚慶公司,生意也是紅紅火火,全家人平時都在市里生活。得知村里要組織參加村歌比賽的消息后,他自愿拿出公司里所有能用上的設備,每天晚上夫妻二人開車往返在村里和市里之間,前后20多天,他放棄了所有的演出機會,全身心投入在村歌排練的舞臺上。“我倆這是從‘走私事’變成了‘走村事’,從掙錢變成了倒貼錢,但是打心眼里開心、高興,這是為我們西王村干得頭一件最像樣的事兒!”

          每天下午6:30到9點,是東郭鎮白莊村的排練時間。時間一到,村民們都攜家帶口來到排練場。仵紅波的父親已經70多歲了,前段時間自己買了電子鋼琴,報了輔導班,學起了彈鋼琴。仵紅波說:“本來準備和老婆去北京旅游,機票都訂好了,一聽說要舉行村歌大賽,就馬上退了機票,叫上我爸,三個人一塊加入了合唱隊……”張景賢和他的丈夫、兒媳也都參加了合唱隊,為了練習發音,她每天通過微信語音唱給女兒聽,讓女兒幫著糾正唱法;馬金鳳今年62歲了,平時走到哪兒唱到哪兒,作為白莊村合唱隊的領唱,她隨身帶著金嗓子喉寶,每當嗓子難受時就含上一片……

          在有名的“酥梨之鄉”王過村,王彬和衛紅蓮算是一對“明星夫妻”,早在20年前就唱紅了涑水兩岸的大小村落,被譽為村里的“文藝大咖”。這兩年,夫妻二人主營水果銷售,并搭建了一個半畝大的彩鋼棚作為收貨場地。知道村里搞村歌排練,正在尋找排練場所時,他們馬上主動騰出自己的彩鋼棚,讓排練隊伍全面進駐。參加唱歌之余,兩口子當仁不讓地成了兼職服務員,主動承擔起端茶送水、掃地調音的工作。100多人的排練隊伍,將近40℃的大熱天,此起彼伏的音響聲……可以想象每天的場面該有多喧囂煩躁?在長時間、高分貝的環境里,要有怎樣堅強的神經才能面對?日復一日,夫妻二人不煩也不躁,臉上總是帶著溫和的笑意。每當夜深了,人們紛紛散去,夫妻二人才拖著疲憊的身體,將里里外外打掃干凈,再整理好場地和器材,以迎接第二天的排練。不止一次地有人問他:“你兩口子放著收梨掙錢的生意不做,天天干這賠錢的事,圖啥呀?”王彬笑了笑:“錢可以以后再掙,眼下唱好咱王過的村歌才是頭等大事!”

          唱不盡的村歌,說不完的故事。在村歌大賽的排練、比賽過程中,在鹽湖區,這樣的人,這樣的事,還有很多很多——從排練、預賽到決賽,龍居鎮鎮長仝寧一直擔任著雷家坡合唱隊的領唱,他內心的想法很簡單,作為鎮領導就應該和群眾站在一起,自己在,大家心齊勁足、更有底氣;席張鄉王馬村的養豬大戶張建國,放下家里即將生產的母豬,毅然奔向村歌比賽的現場;御沁園社區居民李三為了參加合唱,須臾煙不離手、頓頓酒不離口的他,20天時間內煙酒不沾;王范鄉姚張村70多名村民,每天下午放下家里的農活,開著三輪,一起準時趕到鎮政府參加練歌……

          就是這些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、不拘小節的農民朋友,就是這些幾十年沒有登過舞臺、沒有開口唱過歌的普通農民,或許,他們身上沒有太高的藝術素養,甚至好多人連基本的簡譜也不認識,可他們用最樸實的行動、最真實的嗓音、最感人的執著,每天冒著高溫酷暑,扔下自家的事,參加村歌排練,更在細節上“吹毛求疵”,力求每一句歌詞、每一個音調都做到完美無瑕……是啊,不正是有了這成千上萬農民群眾的默默付出,才成就了這樣一場美輪美奐、影響空前的村歌大賽嗎?

          凝心聚力,“小村歌”產生“大效應”

          當晚的決賽現場,從干部群眾到市區領導,從普通觀眾到專家評委,每一個人,都在為臺上一首首感人的村歌鼓掌叫好!每一個人,都在為臺上參加表演的農民群眾盡情喝彩!

          不能不說,與當前充斥熒屏、花樣百出的音樂賽事、選秀節目相比,鹽湖區這場村歌大賽,無疑帶來了一股泥土的芬芳,清香撲鼻,令人耳目一新。那一首首樸實的村歌,賦予了鄉村更多的內涵和靈氣,折射出了農民對精神文化生活和建設美麗鄉村的渴求,更重要的,通過這次村歌大賽,發揮了基層黨組織的先鋒模范作用,增強了干部群眾的凝聚力和向心力,為全區農村、農業發展注入了和諧奮進的正能量。

          村歌嘹亮,唱響了全村動員的“同心曲”。在此次村歌的創作、排練、比賽過程中,不僅將村民、鄉土文化人才調動起來,更是將鎮村干部、新鄉賢等一大批人吸納進來,大家一起創作、一起排練、一起比賽,為了集體的榮譽團結如一、共同努力。

          金井鄉西王村在活動開始時也有質疑聲,一位村委副主任發牢騷說,眼下正是農忙的時候,村民們都忙著干活掙錢,要是動員下去,“涼場”了怎么辦?確實,第一天,報名的只有20人,但盡管這樣,村黨支部書記劉玉合還是堅持不請外援,每天晚上自己和班子成員帶頭排練,經常是晚上1點多才回到家;60多歲的村民胡民朝剛做完股骨頭置換手術一個月,就堅持擔任指揮、忙前忙后……在他們的影響下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,參與人數很快超過了120人。

          原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西王村黨支部第一書記李棟花在村里的微信群里這樣評價:“這次活動對西王村是一次民意大測試,對村‘兩委’班子也是一次“大考”。在很短的時間內,能把西王內外的人才都調動起來,為一個共同目標而努力,難能可貴!比賽名次不重要,凝聚人心最難得,為參加唱歌的成員點贊!你們拿起鋤頭能種田,上得舞臺把歌唱。棒!棒!棒!”

          村歌嘹亮,唱出了村民生活的“和諧曲”。過去,在許多人眼里,陶村鎮西紐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“問題村”,村子不大,問題不少。村里沒有主導產業,人心渙散,矛盾頻發,管理困難,鎮上的干部一提到要包聯這個村就直撓頭。但在村歌比賽中,黨員干部帶頭,村民們心往一處想,勁往一處使,通過一塊唱歌、排練,原來的成見與隔閡消失了,大家都成了朋友和戰友,許多矛盾與糾紛也在排練與比賽中得到了化解。

          雷家坡村是全國文明村,他們的村歌《美麗鄉村雷家坡》很好體現了村里淳樸的家風和優良的民風。在村黨支部副書記姚永計看來,村歌是一個村莊的文化符號,更是一個村子的靈魂,在反復演唱過程中,大家對雷家坡有了強烈的責任感和歸屬感。姚永計說,在大賽結束后,經過村“兩委”討論,決定把會唱村歌作為“五星級文明戶”的評選標準之一。

          五曹村村民任雙友說,即便是比賽只得了三等獎,也讓全村人感到驕傲和自豪,大家辛苦的努力和訓練時流下的汗水沒有白費。比賽的真正意義更在于過程的精彩和大家的歡樂,只要付出了最大的努力,無論結果如何都無愧于心!村歌百聽不厭,一定要傳承下去,不斷展現五曹村、五曹人的風采。

          村歌嘹亮,唱響了鄉村振興的“奮進曲”。《王過梨花開》是泓芝驛鎮王過村的村歌,這首歌曲創作的主基調放在酥梨這項支柱產業上,歌曲通過對梨花的描寫,反映了干部群眾既然認準了致富路,就要堅持不懈走下去的決心,達到了村歌助力鄉村振興的預期效果。同樣的,革命老區牛莊村的村歌《愛我牛莊》也唱出了牛莊人建設新農村的奮斗目標,還有上郭鄉路家莊村的蘋果、席張鄉王馬村的移民搬遷工程等,都被巧妙地寫進了村歌中,通過寫歌、唱歌,大家更愛自己的家鄉,對發展經濟、振興鄉村的決心更大,信心更足。

          詩以言情,歌以詠志。鹽湖區首屆村(社區)歌大賽結束了,但是廣大農民群眾勠力建設新農村的腳步沒有停歇,賽場之外,一幅幅壯美的鄉村振興藍圖正在徐徐鋪開。

          曾有學者指出,農村文化建設不能滿眼仰望城市的琳瑯,而要反躬尋覓鄉土的根脈,如此才能創造出更高水平、更高層次的農村文化,才能最終為農村社會發展提供廣闊的空間。

          “好村歌傳承好村風,好村歌彰顯好民風。”正如鹽湖區委書記李哲在致辭中所說,“村歌大賽,讓群眾從臺下走到臺上,更好融入,更有共鳴,更受教育和啟發。十支隊伍,十首村歌,十個故事,表達了群眾對黨和祖國的忠誠熱愛,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,對鄉村振興的信心決心。這次村歌比賽,既唱出了‘農業強、農村美、農民富’的鹽湖之聲,又唱響了‘鄉村偉大振興,民族偉大復興’的時代之歌!”

          相關鏈接
          yy4480新热播影院